长沙辣跑团团长:跑步不只成绩 还要有酒有肉


资料图。

  万千跑者,各有姿态。有人是严肃跑者,提升速度、创造PB是他们无惧风雨的信念之源;有人是佛系跑者,不care名次,不追求成绩,完赛与否看得是瞬间的心情。

  今天的主人公公云峰,严格意义上,不是一位严肃跑者。因为他已经过了追求速度、在乎成绩的那个阶段,可他的跑步故事里,有许多个性的标签。

  标签一

  不做严肃跑者,跑道外有酒有肉有朋友

  公云峰年过四十,却没有不惑。他心里非常清楚而且坚定,跑步要坚持下去,但生活也不能有所耽误。“我有事业,有家庭,有牵绊。我不是一个可以因为跑步而舍弃很多的人。毕竟,还是要过日子,毕竟日子里不止有跑步。”

  于是,在十余年的跑步生涯中,公云峰的生活一直都有酒,有肉,有朋友。

  被戏称为“国民老公”的他人缘极好。今年到厦马领物时,电话此起彼伏,会展中心一会儿的功夫,被各地跑友认出,求合影。他总乐呵呵地打招呼,真诚地对待着每位也许曾在跑道上相逢过的跑友。

  “跑友其实很简单了,我们也没必要装什么高冷,热热闹闹,开开心心跑步多好。”在公云峰的世界里,跑步从不孤独。他跟数万人心中的“跑神”村上春树走得是不同的路数。一个人间烟火,一个阳春白雪。

  住在长沙这座热辣的城市,公云峰的骨子里自带一股“豁然千里心”。他不想孤零零地边跑边拷问内心,边舔舐孤独。于是,每次跑步,都是前呼后拥,一派热闹。

  除了机关职员的本职工作,公云峰有着很多“热闹”的职位,比如长沙辣跑团团长,特跑族负责人,辣跑团跑步俱乐部理事等等。看得出,他早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性格爽朗的他把跑步当成了一众人在马路边的狂欢。

  橘子洲头畔边,繁华的王府井大街,小街小巷的牛肉米粉店前,跑完小吃小喝点,人生快意,不过如此。

  很多严肃跑者,会格外在乎跑前饮食习惯。清淡、有营养讲究颇多。但这在公云峰这里不起作用。去年收官战,他选择了12月22日的泰国的清迈站,以3小时22分完赛的公云峰在朋友圈感慨道,“吃多了确实跑不动。”而跟笔者在厦门聊天时,他摸着肚子叨叨,“回去,我得稍微练起来了,又胖了。”

  你有你的严肃,我有我的热闹。投入其中,各尝所味,不亦乐乎。

  标签二:

  完成六大满贯 脑海中一片空白

  有一组数据,截至2019年底,完成全球六大满贯的“六星跑者”有6600名,而中国有656人,排在所有国家第3位。公云峰就是这656分之一。

  2019年11月4日的纽约,逛完中央公园、自由女神像的公云峰以3小时14分38秒的成绩为自己的“六大满贯收官”。

  捱过42.195公里艰难考验,很多人在冲过终点的瞬间会流泪,会感慨万分,百感交集。而公云峰在这个几乎是自己跑马生涯的重要时刻,却“无感”。“很多人会很激动,会有很多的感慨。可我其实冲过终点后,没什么感觉,只是跑了一场国外的马拉松而已。”

  直到有一天,六大满贯的成绩单到手,看着从2016年的柏林开启的逐梦之旅、到2019年纽约圆满完结的“六星跑者”的认证成绩单时,他仍是豁然大于激动,“人生没那么多的完美。当初是六大的每一站都破3,没能实现,但顺利完成就让我满意。”

  放过当时执拗的自己,坦然接受现实中那个不完美的自己,握手言和,心底坦然。这便大抵就是成长背后的解脱。非要有破3的执念,非要不达成245不罢休,是否带着如此执意上赛道时,也少了几分爱上最初奔跑时的纯真?

  跑完六大,公云峰的脚步仍未有丝毫停止的念头。来到2020年,他又给自己定下目标,“完成国内的大满贯,我现在还差两项,完成起来没有难度,也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春风得意的人,你为何这般笃定在心。

  标签三:

  陪跑盲人的经历 让他泪流满面

  “你是我的眼,带我领略四季的书海。”盲人歌手萧煌奇有一句传唱度很高的词,用在形容盲人跑者严伟和公云峰身上再恰当不过。公云峰就是马拉松赛道上严伟的“眼睛”。

  今年是11月17日的上海,公云峰完成了第11次陪严伟跑马的经历。他们彼此信任,彼此依赖,彼此给对方光和热,温暖,慰藉。

  他们的相逢还要在两年半前的北马,从好友的朋友圈看到招募全盲视障跑者陪跑员的信息后,喜欢一切新鲜经历的公云峰认识了按摩师严伟。都来自山东,让俩人又有了一层亲近感,从此,兄弟相称。

  那一年的北马,也深深地印刻在公云峰脑海中,久久难忘怀。“第一次带他跑,有一名跑者拿完水后横穿赛道,全盲的严伟踩到他的脚,摔了一跤。”

  “那一摔,把我吓坏了,让我很自责和内疚。我后来一直告自己,不能有任何的偏差和闪失。”从此,一根绳,牵起了俩个人。

  他们跑过北京,天津,武汉,跑出世界,到柏林,两年多的时间,公云峰见证了严伟的PB,他也知道这背后有着超乎常人的辛苦和心酸。陪伴,让他们早已超越了“搭档”。

  还有一次陪跑,让公云峰泪流满面。去年的武汉,是他陪严伟的第10个全马。“来武汉前的天津,我的腿部受了点伤,尤其是下坡时,还挺疼。但到40公里时,跟我一根绳的严伟还是那么的专注,那么的渴望,我一下子就掉眼泪了。他让我重新理解了马拉松的意义。”

  如今,公云峰还会非常坚定,“我会陪他一直跑下去的。”也希望严伟能在跑道之外的人生的道路上,找到他心仪的另一半,一起跑人生这条漫长的路。

  公云峰对“陪跑”这一路 ,感慨颇多,“最开始,还是能听到有些人对他们盲人跑者出言不逊,说一些很难听的话,比如瞎子之类的。那时听着就很痛心。因为你走进他们的世界时,就知道他们是有多纯粹,多简单。”

  每个人都需要支柱,在平凡的生活中撑自己走下去,走得更远。对严伟这样的人来说,更是。跑步,是他内心的一点光明。公云峰希望兄弟能一直坚持下去,也希望自己能陪他跑下去。

  公云峰在用实际行动陪伴着这位兄弟,也呼吁更多的人,“对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多一些关怀,少一些冷言冷语,这个世界才会更好。”

  今年厦马,公云峰当了一把330的兔子,带着一群跟随着他的人奔跑向前。现在跑步之于他,是一种享受,一种乐趣,没有刻意,没有执念,只有身心愉悦的投入其中,才能享受这份无欲无求的快感。他的故事告诉我们,不做严肃跑者,一样有超乎寻常的快乐。

  放下心中的执念,也可以很轻松,很自在地单纯享受跑步。

  (马拉松助手)